想报社

呐,先走一段时间,我猜不会有人在意,算了,bye~假期再加
QQ: 3413301778

庄周【点梗/女装大佬】

@墨笑璇
太太,抱歉,好像写崩了QAQ
人设貌似也崩了QAQ

        “子休,我只是上山采个药,你怎么就……”扁鹊万年冰山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造成者就是眼前的女人(?)
        “公子,您看错人了,奴家名子沐,不认识您说的什么子休。”女人的语气明明很娇柔,表情很娇羞,然而扁鹊硬是从中听出股咬牙切齿的感觉。
        次奥,老子不玩了!
——————时间倒回————————
        庄周好赌,是的,谁会想到平时气质清冷的贤者大人居然好赌!
        至于为什么没人知晓,只是因为他是非洲人。曾经玩的时候差点连鲲都赔给别人,后来就刻意营造梦境,让自个看起来不辣么非。
        这天,他日常在树下睡觉。
       “子休,别睡了,来陪我玩把骰子。”李白揪起庄周的衣领把他摇醒,连忙赶在庄周生气前补了句,“就一把,赢了我替韩信答应你一个月不偷鲲。”
        他挑眉看眼李白身后的韩信,“你确定?”
       李白强撑着笑脸:“确定!”
       庄周:奇怪,我怎么听到了磨牙声?
       韩信拍着胸脯保证:“庄周你放心,我找了军师,答应他如果我食言,帮刘邦改半个月奏折加半个月不能上床。”
        庄周:“……好吧。”
        张良:“那规则由我来定,任何?”见他们点头,继续道:“点数最大者获胜。至于惩罚……贤者你自己等会看吧,我尽力了……哦,惩罚持续到日落。”
       李白拿着骰子又是喝酒又是唱歌跳剑舞,要不是他突然扔出骰子,庄周险些以为他又(he)中(jia)邪(jiu)了,“骰子啊,你看我这么辛苦,就让我投个六吧!不然五也行啊!”
        然后——骰子滚在地上,很给面子地将面数从六换成五再换成二。
        李白&庄周&张良:“……”
         韩信:“哈哈哈就说你不行!看我的——”
         韩信很大力地抛出骰子,然后骰子出个三。
        韩信&张良:“……”
        李白捂着肚子:“哈哈哈哈哈——”
        庄周捡过骰子,拿在手中,嗯,有六个面,应该不会出个一吧?他将骰子的六点数放在上面,轻轻抛出——
        刚才的笑声戛然而止—— 骰子在地面上不停旋转,最终停在一上。
        李白不可思议地一看再看,终于确定那上面的点数没掉色。
        庄周淡定地从张良手中拿过纸,瞟眼,嗯,面色不变,只是张良眼尖地看见他的手一直在抖。
       庄周:……这TM所有的合起来不就是化妆吗?
        小乔:“哎?对了,李白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良默默指向庄周手里拿的纸,小乔凑过去研究了下——她飞速果断地打起电话。
        庄周依然处于发呆状态:嗯,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越人去采药了,等回来的时候惩罚就结束了,嗯,不慌……可……哎?为什么感觉不对劲?
        庄周清醒下来,就看见小乔及她的好姐妹在给他化妆,他甚至还看见不远处走来的大乔抱着几件小裙子。
       小乔:“唔,贤者大人的皮肤真好,不用打粉底。”
        孙尚香:“老娘比不过女人就算了,现在连个男人都比不过,这日子没法过了——嗯,还是用这个色的口红好看。”
        大乔:“平时贤者都在鲲上,看不到腿,这次正好可以将腿露出来,加双黑色丝袜就行。”
        庄周就佯装淡定,看着她们折腾,他不是没想过要逃,只是刚刚李白说句:“人不能没有赌品。”直接打消了他的念头。
        很快,一个热乎乎的美人新鲜出炉——
         头梳双螺髻,身穿妲己的女仆装,即使是男子的身体,但驾驭起来毫无压力,双颊微红,鎏金色的眼眸微微带着水雾,清冷的气质也一去不复返,现在是可爱中透着一丝妩媚。
        “袅娜少女羞,岁月无忧愁?”
        庄周:“=_=你们确定,双螺髻合适吗?还有……李白你的诗我没记错的话似乎是赞扬女子的吧?!!!”
         李白罕见地沉默了,“子休,我还从没想到你是女装大佬。要不你以后就穿女装吧,我让韩狗子再也不偷你的鲲了!”
        张良同情地看着庄周:“贤者,看来你今天不会出门了,可惜女帝今天办的聚会你去不了,不然……”
        庄周有些牙疼,“我今天就待家里,哪也不去!”
        看着其余人离开,庄周赶紧跑回家把门窗户什么的全关上,然后纠结着这身打扮,半晌后才叹口气决定假装孪生妹妹。
        ……
        扁鹊推开门,才发现屋内很是昏暗,只有他们的床上隐隐闪着蓝光,轻轻走去,才看见床上躺着一女子,扁鹊也不开窗,就坐在床边看着女子,直到女子醒来。
         “子休?”虽是疑问但的确是肯定的语气。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心中疯狂刷屏:越人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明天吗?完了,我贤者的人设啊!毁了!以后再也不赌了!
——————回忆完毕——————
       “子沐?原来你喜欢这样吗?那……”眼见扁鹊的表情越来越诡异,她(?)不得不出声打断,“其实是李白韩信那两个家伙跟我赌,我输了,这是惩罚!”
         “哦?是吗?”看着庄周更紧张了,低笑着揉揉他的头发,“子休很漂亮,穿什么都很好看,不过以后就别答应这种要求,穿你喜欢的。”
       庄周红着脸,说不出话。
       “子休,天黑了。”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