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报社

呐,先走一段时间,我猜不会有人在意,算了,bye~假期再加
QQ: 3413301778

不羡鸳鸯不羡仙 ⑥


#CP向不明显#
#人物ooc#
本章CP:信白/邦良,微药鱼

前文:     

PS:本章有些堕天使及天启四骑士采用女娲成长日记设定

——————————————————————————
        范海辛拎着酒壶跳上张良的窗台,“哎,福音,我最近在酒馆里听到一个消息——蜃楼国重现,还出现了个蛮厉害的炼金师。”
        福音的声音依旧平淡无波,“言灵之书已经告诉了我,顺便,它还叙述了几件事。”
        范海辛挑挑眉,“不得不说你那书除了不会教你人心其他的都有,那么它还说了些什么?”
        “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声音如雷,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来,胜了又要胜。
揭开第二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你来。
就另有一匹马出来,是红的。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杀。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
揭开第三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三个活物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黑马。骑在马上的手里拿着天平。我听见在四活物中,似乎有声音说,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油和酒不可糟蹋。
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惨绿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做“死亡”。阴府也随着他。
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等等?!四匹马?!天启四骑士?!!!”
       “嗯。另外,有孩子捡到这个。”张良从身上掏出一根黑色的羽毛,上面隐约可以感受到黑暗的力量。
       “福音,我……这是什么?”特使推门而入。
        范海辛神情凝重:“堕天使?”
        “没错,而且除了这些,我想特使又带回些不幸?”
         特使冲福音翻个白眼:“好吧虽然我的确有不幸的消息,但怎么能赖我身上?”
        范海辛掏出枪,“说不说?”
        “德古拉回来了。”
         ……
         “哎?怎么都不说话?”
        福音合上书,揉揉太阳穴:“让我理下思路,现在的敌对势力有堕天使、德古拉……未知关系是蜃楼国、炼金术士。”
        “那天启四骑士呢?”
       “那已经不是我们可以处理的,他们代表的就是毁灭!”
        范海辛喝口酒,“那现在不如分配下任务?我去负责蜃楼国及炼金术士。”
        特使挑个枪花,“我去查询堕天使。”
       “你们……故意的?”
       范海辛&特使:“咳咳,这不是依据我们各自的能力分配的吗?”
       “……好吧,那德古拉交给我。”

        沙漠——
         范海辛捏着酒壶:“不能喝不能喝……不能再喝了,什么?蝴蝶?沙漠里怎么会有蝴蝶?我这是在做梦?”他使劲掐下大腿,“不疼?看来我果真还没睡醒……”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等等?!我即使在做梦可我也不可能知道我在做梦啊!我怎么还有思想?!”
        “不对!我现在是在说些什么?我在想什么?”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咳咳——”
        范海辛抬眼望去,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国家,突兀的伫立在沙漠上。城门旁有条十分大的鱼,几乎可以用东方一位贤者的语言来描述,鱼庞大的身躯遮住前方的整片痛苦,国家在它面前如一粒沙砾。在鱼的背上,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黑点
        下一秒,鱼的身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始缩小,黑点越来越大,慢慢可以看清形状,原来那黑点是人。
        “来自远方的客人,欢迎到达蜃楼国!”
         “你说什么?!这就是蜃楼国?!!!”
         “是的,只存在于虚幻的国度。”
         “亲爱的客人请等等,吾向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扁鹊,他是一位炼金王。”
         好嘛,这下人全找到了
         “我可以请您们帮个忙吗?”
         “如果是保护世人就不用了。”
         出声阻止的是炼金王
         “为什么?”
        “请别怪他,他说的是对的,我们只会做个旁观者。”
       “可以说个理由吗?”
        “上帝是个很自私的神呢,对于异端,他的信徒都会为他诛灭不利因素。”
        “You have to believe that god is still god, god, and we are just human beings.
       “……”
       “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们。”

        森林——
       韩信的枪抵在一位金发女郎的脖子上,枪尖只需再近一点,女郎就会殒命,而女郎还是不紧不急的样子
       女郎撩起一缕发丝放到耳后,明明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动作却偏偏被她做的很妩媚,“先生,相信我,这场战斗你们什么都不用做,诸位只需做个旁观者就好,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不适合你们参加了不是吗?”
       “呵呵,诱惑毒蛇切西亚的话,你觉得我会信吗?”
       切西亚舔舔嘴唇,眼角处似有流光流转,“您会的,为了您的爱人不是吗?况且,我想您和您的爱人、朋友很愿意摆脱无尽的轮回。”
        “……我……为什么?”
        “呐,果然没有看上去的样子啊!我们不想有‘人’捣乱,即使我们能解决,但还是很讨厌啊,而且,策反耶和华的信徒——即使那个信徒没用,但能恶心一下耶和华也不错,更别提你们的力量也不错。”
       “……抱歉!”
       “合作愉快!”

       古堡前一片阴暗,不时有蝙蝠飞过,树叶的颜色绿的接近于黑,没有阳光普照
        一切都令人压抑
        张良站在大门前,不自觉有些紧张
        抬起的手还未落下,身子就被拥入一个怀里,那味道让他留恋
       “良良,我回来了。”
       “嗯。”
      “这次,我不会再离开你!”
      “……嗯。”
       “这次,发生了什么?”
       “天启四骑士来了,我累了。”
       “有我在!”
        “嗯。”
         神啊,我早已是个罪人
         所以,让我堕落吧
         我已不会祈求您的原谅
        原谅?有什么用呢?
    
        “子房,失败了。”
       “意料之中。”
       ……
      “所有势力已经达成共识!”
      “所谓的神啊,这就是您创造的世界,讽刺吗?”

        大战终于爆发
        不是朝廷与血族
        而是堕天使与天启四骑士
        讽刺吗?不——
        在世界的末日,主会将使一切邪恶坠入硫磺火湖,使其第二次死亡
        一切只是为了拯救——拯救自己
       凡间已是混乱至极
       人族和血族的矛盾仍在继续,只是这次已没人来带领他们

       无尽的轮回我们已厌倦
       “神”的世界如此之大,却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
       我变得强大,只是为了保护你,其他人又与我何干?
       到最后,我们还是输了
       堕天使还是陨落了
      天启四骑士到达他们所有能去的地方
      我们不会再去阻拦
      静静地,与我所在意的人一起呆呆
      
      终于,我们不再轮回
      世界可以容纳我们
        

 

划线部分是百度的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