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报社

呐,先走一段时间,我猜不会有人在意,算了,bye~假期再加
QQ: 3413301778

不羡鸳鸯不羡仙 ③

#CP向不明显#

#人物ooc#

本章CP:狄芳/信白/明奕/武芈/白嬴

【信白/明奕/武芈不太明显】

前文:  

————————————————————————————————
        路人甲:“这几天我感觉好难受啊!”
        路人乙:“我也是,总感觉有人盯着我。”
        路人丙:“会不会是李大人?”
        路人甲:“我这几天没看见他出来,准确的说是将近两个月了。”
         路人乙:“实际上,是狄大人、剑仙大人,还还有那个很讨厌的占卜师都不见了。”
        路人丁:“你们不知道,我有亲戚在宫里,说是花将军他们也回来了。”
        路人甲:“哎呀不能再说了,越说越怕得慌。”
        皇宫中——
        武则天坐在龙椅上,轻敲着扶手:“怀英子实,你们查到线索了?李白,要你办的事怎么样?明世隐,你的卦象任何?”
        “陛下,线索太过杂乱,它指向的人中有的能完全排除,而有的……”
         “接着说。”
       “包括参与计划的所有人,有不少还是死透了的……”
        武则天脸色有些扭曲,“呵,朕就知道他们那帮人不会完全遵守计划,这改一点那改一点也就算了,居然死了都还要作怪!”
         “咳,我追查到的不多,分析了之后和狄大人说的差不多,只有一点是有矛盾的,就是时间问题。那些线索相互关联然而彼此推出的时间又互相颠倒,因此我们怀疑那些线索是假的。 ”
       武则天的脸色不变,只是手轻轻抖了一下,“看来,他们还是不甘心啊。可惜,都死透了,坟头草估计都有两尺高。算了,不管这些了。李白,事情办好了没?”
        李白依旧是一副轻佻的样子,“女帝大人,我办事您还不放心嘛,我选了最方便的办法——火烧,淋上些油,再放上一把火,保证干干净净的,就是那两个不愿意,啧,我捞上来看了下,尸体都肿了,好丑!”
          “……明世隐,你呢?”
          明世隐的眉头自进宫就一直皱着,“卦象有变,本是卦中百死一生,现在必死,无破局的可能,并且……并且此局可能和那个有关。”
        “哪个?等等,你是指……”
        “没错,普天之下,只有它不受限制,女娲和西方的雅典娜也在它之下!”
        武则天有些失落,随之又振奋起来,“既如此,计划必不能受他们影响!接下来,就是铲除他们的时候了!”
       ……
       “元芳,怎么?下不去手?”
       “……狄大人,你放心,我不会拖后腿的。”
       狄仁杰摸摸李元芳的耳朵,“这次灾难过后,我会娶你!”
       “大人,您说什么?!”
        “我会娶你,我会请陛下亲自赐婚!”
        “可陛下怎会……”
       “陛下也在为身份所困扰。”
        “我明白了!”
       “哟!这都什么时候来了,您二位还有闲心风花雪月?”
        “李白?又来偷听墙角?你这破习惯该改改了。”
         “唔,真是无趣,我还是去喝酒算了。”
         “……”
        “狄大人,李白哥哥他……”
        “放心,他只是在想些让人‘生不如死’的办法而已。”
         “那以后他估计会消停一段时间了。”
         ……
         “阿星,我会一直等着你。”
         “我们的赌约,你可记好了!”


        “怪物,武则天那儿又有什么动作?”
         “陛下,臣无用,没有探听到任何消息。”
        嬴政大怒,随手砸去一本书,“废物!”
        白起也不躲,任由他发脾气。
        羋月推门进来,就看见嬴政暴怒的样子,“陛下,打探不到消息也没什么重要的,计划成功才最重要!”
        听此,嬴政气消了些,“怪物,吾命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陛下,我已将所有人都拉下水了,他们没有发现,而且士兵们都悄悄集结完毕。不过长城守卫军回到了长安城,臣之前没有与之交锋,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很强,这会是一场酣战。”
        嬴政放松了些,“嗯,这次输赢不重要,只要是一场‘大战’即可,”他看向刚进来的芈月,“太后,你那里如何?”
        芈月眯着眼,“徐福回来了,这与我们是个助力。姜子牙被成功唤醒,虽然他未必会帮我们,但他一定会给武则天添乱。还有那些人能煽动一些同族叛乱。”
        “好,这次就拭目以待吧,我们的赌约可未必会一直输!”
        ……
        “阿政,你喊我……你……你这是……”
        “怪物,跟我做!”
        “可……”
         “闭嘴,你不干,我就找……唔……”
         “阿政是我的!”
         “闭……嘴,唔……轻……轻点……”
         ……
         “啊,果然还是年轻人好啊,承认吧,我还是老了,可你……亲爱的,你也老了,身份果然是最大的阻碍啊!不过,很快就好了!”

        瘟疫、无尽的战火席卷唐秦,不断消失的人给本就千疮百孔的国家陷入恐惧,其他国家紧闭的城门更是带来绝望。
        没有希望,天空的灰暗抹去最后的光
        以包容著称的长安最先爆发人类与魔族的战争,同族之间不再包容彼此
        太古魔导的回归使女帝无暇东顾
        徐福的参与使战争更加残忍
       这次战争的确是场酣战,也是真正带来“死亡”的灾难
        所有人都死于那场战乱
        谁能想到,徐福并非完全忠于大秦,他给王室下了毒,无药可救
        唯一的希望早在战乱之前就已离开

       至于那场王室之间的赌约,谁还会记得呢?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