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报社

呐,先走一段时间,我猜不会有人在意,算了,bye~假期再加
QQ: 3413301778

所有人都知道

         一天晚上修仙看文,结果看了几个刀,然后就想到这个,尽力保持人物性格吧(ฅ´ω`ฅ)【话说,写这个的的貌似也不少来着,希望不会撞车】
        想了下还是添上,cp:药鱼,备香,邦良,云亮,策约,双兰,狄芳,猴露,龙狐,白嬴,武羋(?),信白
         #王者众cp#
         #白诺私设#
————————正文.开始————————

        白诺从异世回来后,就一直想见见自己的老朋友,为了更多的打探到他们在他走后的讯息,他直接去了长安城,听说那里的小耗子打探消息很厉害。
     
        离长安城门还有段距离时,他忽然闻到一股十分浓烈的酒气,他四下里望望,便在远处的树下瞥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一头棕色短发,手里拿着个酒壶,身旁还有柄剑,看来那酒气就是从他身上传来的。白诺虽然有些好奇,但赶路要紧。正欲离开,等等!酒气?白色的?棕短发?剑?越来越多的东西正让他脑海里的那个身影变得清晰,呵呵,这个酒鬼不就是李白那个混蛋吗?
          
         白诺快步走到李白身前,“太白啊,还记得我吗?” 李白提着酒壶的手顿了顿,嘴里念叨着,“一定是我的错觉,一定是我的错觉,一定是我的错觉!!!白诺那家伙早死了,我一定是生病了,嗯,对,没错,就是这样,明就找小医生去看看!” 白诺听了这话,手中的拳头渐渐握紧,这是个酒鬼这是个酒鬼这是个酒鬼!!!

        李白抬头看看白诺,连忙摇摇头,“嗯,难道不是我的幻觉?”白诺的拳头渐渐松开,“呵,你……” “难不成是我撞鬼了?啊——”白诺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 李白捂着眼睛,下意识地说,“不,我弟弟范海幸是捉鬼的,狐白是狐狸,凤白是风凰,我是人。”白诺捂着脸,心想:我特么有病才能和他说这么久。
    
           “好了,敘旧的话就不用说了,日后再告诉你,先跟我说其他人都怎么样了?” 李白沉默了一会“我先说感情,如何?”“好。”

         “子休爱上了小医生,小医生也喜欢他。”
         “刘玄德娶了孙尚香。”
         “仓鼠球爱上了子房。”
          “子龙喜欢上了孔明。”
          “守约找到了玄策。”
          “木兰和兰陵王奉为知己。”
          “治安官狄怀英暗恋他的密探小耗子,小耗子也暗恋他。”
          “悟空爱上了露娜。”
           “狐白爱上了白龙吟。”
           “嬴政登上皇位,白起成为了将军。”
          “女帝爱上了羋月。”
           …………
         “嗯,听起来还不错,你呢?”
         ——“我?我喜欢上了韩跳跳!”
         “那恭喜你了!”
          ——“呵,谈何恭喜?”
         “怎么了?” ——“你知道吗?”
         ——“所有人都知道!”
         ——“子休是稷下的三贤者之一,他的心不可能只有扁鹊,他必须一共守卫稷下,这是他身为贤者的责任;扁鹊心中的仇恨不可能因为爱而消失,他会入魔,子休是他的光,他不愿子休与他共赴泥潭!”
         ——“ 刘玄德虽然和孙尚香很恩爱,但孙尚香除了是刘玄德的妻子,她还是孙吴的郡主,当两国对立,她便是最大的矛盾,也因此,她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仓鼠球也是一代君主,子房是他的军师,子房不会允许刘邦因他而被人唾弃,即使他明白自己的心,他也不会去回应,他怕!”
        ——“子龙和孔明都是刘玄德手下的底牌,孔明也在害怕,他怕自己因为感情而被束缚,就如子房一般,也从不去回应!”
        ——“守约虽然找到了玄策,但长久的分别早已让那份感情变质,或许守约还未意识到,当那天到临,于守约而言就是灾难,他不会让自已毁了玄策,当那天来临,便会产生两个极端!”
        ——“花木兰虽与兰陵王奉为知己,但他们始终是对立的,木兰会死守长城,这是她的责任;兰陵王有自己的仇恨,他们最终如何,谁也不知道!”
         ——“小耗子身为狄怀英的密探,同样不会毁了他心中的狄大人,狄怀英心怀长安,心同样与子休一样不会只有小耗子!”
         ——“悟空终为斗战圣佛,身为佛便不该有情欲,但他却有了,为爱成魔亦或是为佛斩情丝,谁也不知道!”
         ——“青丘与蛟龙族一直对立,终有一天两族发动战争的时候,夕日的爱人今日会刀锋相见,爱情不是万能的!”
        ——“与刘老三一样,嬴政有他的责任,白起是他的将军,但他们也是亲兄弟,身份的责任和亲缘的牵绊使他们无法如愿!”
       ——“女帝的特殊就在于她是女人,因此便会受到更多的关注,而羋月更是曾掌权一时,她们都有各自的羈绊,如愿以偿何不是种注定无法实现的梦?”
      ——“至于我,我虽被尊为青莲剑仙,但终是个酒鬼,喜欢自由自在,他是将军,心有他的国家,我不想成为他的弱点!”
     
          …………
        
         回应他的,是阵沉默,白诺久久无言,良久,才叹气道,“我是不是回来的太早了?或者,太晚了?现在,还来的及吗?”

         李白幽幽地说,“不早不晚,刚刚好。”
         
         白诺想了会,一脸惊诧,“这样子,好吗?”又补了句,“不过,我来当个月老,或许会很有意思!”
        
           白诺和李白相视一笑,开始讨论他们的搞事情(划掉)计划。

————————完—————————
望好评ฅ(*`ω´*)ฅ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