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报社

呐,先走一段时间,我猜不会有人在意,算了,bye~假期再加
QQ: 3413301778

@蓓蓓今天填坑了吗 ,病娇鹊x贤者鱼
其实,感觉还是崩了,没写出那种病娇感。也很抱歉拖的这么晚!
时间线大致是扁鹊被徐福背叛之后


“你喜欢我吗?不喜欢吗?没关系,我喜欢你就行了”
“你骗了我”
“我啊,果然还是接受不了”
“一起沉沦吧”
“亲爱的,请不要害怕”

“对不起”
“抱歉啊,果然还是无法放下呢”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子非我,又焉知我之乐?”
“就这样吧”

一.相识
        “先生,有人来访,他说他叫秦缓。”孙膑侯在门外,过了半晌仍不见庄周开门,轻轻推开门,踮着脚尖走进,却见屋内庄周正在临摹一幅字帖。于是静候一旁,只是紧捏着衣袖的手彰显着他的不平静。
        果然还是逃不掉么?先生,请不要这么平静,哭一场也好啊……“伯灵,他人在哪?”孙膑回过神,赶紧低下头回到:“禀先生,他守在大厅。”
       “走吧。”庄周刚欲出门忽是想起些什么,转身将临摹的字收起随意夹在一本书里,然后放到书架的最里面,这才拂袖而去。
        扁鹊把玩着茶杯,心里想着书中记载的,那鲲真有这么神奇么?这次……“先生,夫子请您去小院中静坐。”小童瞅着扁鹊似乎微微皱眉接着补充到:“这是夫子的习惯,夫子总觉得在大厅会很严肃,觉得不自在,一贯喜欢与客人在他的小院里聊事。”扁鹊也不理他径直向门外走,小童连忙在前带路。
        庄周闭眼跪坐在树下,一动不动,似乎又睡着了。下一刻忽睁开眼,似是被院外小道上的脚步声惊醒,定定的看着那里。扁鹊刚进门,正好抬头与一双眼眸相对,很奇怪,明明已经是老妖怪了,眸底却仍纯净地如同稚子,美好的想要让他毁掉。突然发现自己在想什么,猛然醒神,面上一如既往地平淡。
       “在下秦缓,见过贤者。”
       “庄周。去找老夫子吧,藏书阁的书随意看吧,只要不带走就行。”
        “我……”
        “墨子不会有异议的,先生请放心。”
        正欲说些什么,面前的人却已闭眼,呼吸平稳,看来已经睡着。目的已经达到一半,剩下的,来日方长……

二.朝夕相处
        没有意外,老夫子很是爽快的允许他在此居住,地方自选,条件是为稷下的学生看病,医药自取,费用另付。
        很自然,扁鹊住在庄周旁边。扁鹊从没对庄周说过几句话,只是庄周一醒来就能看见他,庄周也没怎么理睬他,就任由他在自己面前转悠,只是兴起时提点他一句。时间渐渐长了,这竟成了一种默契。
        李白做客时说,他们二人不像朋友不像恋人,什么都像但什么都不像。庄周听见后瞟了一眼继续享受阳光,扁鹊手顿了下继续做实验,只留李白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李白与庄周关系倒是不错,虽二人在一起时一直都是李白说,庄周负责听。当三人同屏时,扁鹊总感觉自己就是多余的那个,这样,可不妙啊。
       就这样持续了两个月,扁鹊才突然觉得李白很烦,本来目标的好感度再刷段时间就能进阶,半路上却蹦出个程咬金。要不要下点药?算了算了,那庄周似有预知梦,干脆试着下剂猛药?
       还未来得及行动,李白便离开了……离开了……离开了?!!!
       也好,起码不用动手,不管怎么说,哪怕抹的再干净也会留下痕迹。
        二人又恢复到从前的状态。
        “有点像老夫老妻。”有人这样评论。当事人不是不知道,只是不去理会,他们的关系任何,他们自己可会不知?本身,就是利用与无视罢了。
       
三.识心
        渐渐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他慢慢融进呼吸,不!不对!不应该啊!扁鹊最近一直躲在房里,没有炼药,只是不断想这个问题。他如今对于贤者的感情有些复杂,从最初的陌生人到如今的呼吸?不对!刚开始只是想利用鲲做实验的!如今的利用中还是夹杂了一丝别样的感情,虽很少,但也足够影响他。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咚咚——”
       “咚咚——”
       “咚咚——”
       扁鹊烦躁地抓住头,“该死的,又来了!”
        “阿缓?”
        什么时候,他们的称呼竟然变成这样了?!!!!
        “还在睡吗?我把饭菜放这了,希望醒来可以吃。”
        扁鹊使劲揉着太阳穴,明明阳光正好,清风柔和,却莫名感到一种窒息。无影的牢笼悄悄锢住他。
        一夜未睡,心里的堵塞却不见少。打开房门,却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庄周托腮看着他,眼里完全映入他的身影,“阿缓?这是在躲着我么?”
        扁鹊面上不显,手心却已汗湿,但只是照往常那样淡淡瞥他一眼,反身关门。
        庄周坐在地上,眸地晦暗不明。果然,避不过啊,不过也没想着避过呢,结局都已经知晓了不是吗?。
        扁鹊靠着门,捂着胸口,什么都没有!堵不如疏,可是疏又如何?!!!!!就这样吧,目的达到就离开吧。

四.初现端倪
         稷下来了个人,是贤者的朋友,他们现在形影不离,庄周自那次找他再没主动见过他。扁鹊讨厌他,就像自己的东西被人玷污,心里难受。可是啊,那又怎么样?和他有关系吗?大概不久后,就离开了吧。所以不去理会……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那个人很奇怪,说他和庄周是挚友,却总隔着一层,看样子并不比扁鹊庄周二人的关系好到哪去。说不是,那种默契感又是他远不能企及的。
        哪里呢?
       午后,孙膑难得邀请他去庄周的园中小斟一杯,说是贤者养了很久的花开了。虽觉无趣,看在能见到贤者的份上也就去了。
        到时,孙膑借口三急遁走。不知为何, 从初见到现在,孙膑很不待见他,准确的说,是老夫子他们都不待见他。虽然奇怪,却也未深究。
       扁鹊踱步走进门,不!不该是这样!那个人!他在亲吻庄周!庄周呢?他看见了的,他醒着,他看见庄周笑了一声就沉浸其中。不……终于控制不住,跌跌撞撞地走出。途中,他看见了孙膑,孙膑似乎很惊恐,他也没在意,快步奔向房间。
         真的……你是我的啊!你不反感对吗?
算了算了……沉沦吧,就这样吧……

五.没有假设
        经过多日的相处,扁鹊渐渐可以靠近鲲,也熟悉了它的喜好。
        扁鹊在思索许久后,还是决定下手,这个才是实在的。
        ……【咳,怎么引诱的请自行想象】
        扁鹊把鲲迷晕后放在手术台上,摩挲着鲲,思考该任何下手。
        ……
       “先生,您认真的吗?”
       “伯灵,你觉得呢?”
       “先生可想好了?”
       “我不知道,可能……这的确是步错棋吧。”
        ……
        “阿缓这是作甚?”扁鹊平复着心中的波涛放下刀,看向来者。
        “贤者应是早已知晓?”扁鹊尽力对视着庄周的眼睛,试图从中找出痕迹。
        “嗯……所有”还有你不知道的。
        “贤者,这样有意思吗?”
        “……抱歉。”
        看着庄周的眼睛,扁鹊忽然笑起来。果然啊……还是将他毁了吧,与其一起跌入沼泽,万劫不复。他伸手摩挲着庄周的眉眼,庄周只是看着,没有动手。
        多漂亮的眼睛,看穿了一切啊!这个人属于我!扁鹊脑海里蹦出这句话,很熟悉的感觉。看着他白皙的肌肤,如果弄脏了应该会更美吧。

六.结束
        当扁鹊将想法付诸行动时,很顺利,庄周很是顺从,只是他眼底的神色实在让他迷茫,心底莫名烦闷。
       他本就是他的!
       为什么要躲呢?
       似乎……少了些什么?
       他……在哪?
       突如其来的疑惑几乎将其埋没,注定无解,又是何必?
        他是医生,那个人是贤者,他不可能只记着他一个人,他的眸底从未完全有过他。
       凭什么呢?“陪着我,完全属于我,你的眼里……”
       烛火微微摆动,映出旁边人的身影。
       “留在我身边,好吗?”
        ……
       突如其来,贤者随同扁鹊在稷下消失,有人说他二人是为了探寻更深的魔道,也有人说,他们二人是——私奔。尽管猜测频繁,稷下却未曾开口辩解,久而久之,众人慢慢淡忘这件事……
        “子休?该醒了。”扁鹊端碗药汤走近床边坐下,注视着那个人——只属于他的子休啊。
        “唔,忘了呢……”他放下药碗,俯身吻上那人的薄唇,“现在啊,你只有我了呢。”
        从来都不信,一个人会永远爱着另一个人,谎言?他听见的、看见的都是真的不是吗?
       可是——
       假如……没有他,会不会不一样?
       假如……我不是扁鹊,你不是贤者,会不会不一样?
       如果……我没有说那句话,我们会变吗?
        可惜,一切都是假的啊。


       庄周与孙膑月下对饮,孙膑艰难地喝口酒,“先生啊。”
      庄周慢慢向杯子里倒酒, “什么?”
      “如果您不是贤者,他不是扁鹊,最后会不会好点?”
       庄周想了很久,缓缓答到:“若我不是贤者,他不是扁鹊,我们为何要相遇?”
        “……”嗯?扭头看去,却见孙膑已经醉了,杯中的酒也已漫出,摇摇头将酒倒掉,再把孙膑送回房,继续坐在院里,唯有冷月相伴。
        还是舍不得……
      
       
      

群里人数太少,来宣波群,一个前台一个后台,哨兵向,至于CP……杂食请看完谢谢

【荀郭】关于恋爱

点梗 @鸣远清 ,大大您点的甜
其实感觉并不甜(雾)
如果这篇不满意的话会重写的,其实感觉更像糖刀(雾)

————————————————————————

       正是午后,温度刚刚好,没什么比睡一觉更好的了!
       荀攸刚起床,耳边的手机提示滴滴响个不停,开屏后差点把手机摔了。光QQ就999+,还不提微信电话……不就一个小时么?等看清他们在聊什么之后手一抖,嗯,这下真摔了,目光缓缓下移,很好……电池都出来了……特么好个p啊!
        慌忙爬下床捡起手机开机,直接拨通电话,“小叔!小叔你还好吗?”那边迟迟无声,“小叔?!小叔?!!!!!”
       “……攸侄,我在。”
       “小叔啊,那个你还好吗?”
       “我……”
       “小叔你放心吧!你还有我们!”
       “……我没难过。”
       “那就好!”
       “攸侄,还有事吗?”
       “咳,没了。”
       “嗯。”
       荀攸立马又翻到另一个名字上,面色复杂,良久才点下去,然后“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荀攸揉揉太阳穴,又连忙去问别人,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结果:郭嘉换号,二人已正式分手……
        发生什么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昨天还看见他们二人亲密相拥。
        ……
        发生了什么?什么都没发生。谁都没有问题,唯一出了问题的只是——时间!无论刚开始是多么炽热的爱恋,在经历时间的洗礼后都会退化为亲情,很正常不是吗?爱慢慢深藏心底,然后悄悄被另一种感情所替代。
       就如平时一样,郭嘉在日常从背后拥抱他,正待他准备回抱,郭嘉推开他,歪着头笑着,“文若,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可以吗?”荀彧面色如常,很快拥住他,然后松开,“走吧。”
       郭嘉依旧笑着,眼底透露着“果然如此”,他慢慢后退到门外,“再见啊,文若。”
        荀彧嘴角动动,没说什么。会回来的吧?
        他就那样走了,除了必要的文件什么都没带走。荀彧把郭嘉的东西都收拾到一起,锁在一个房间,就再也没看过它们。
       ……
      “咚咚——”“小叔?”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不去理会,继续他的工作。
        ……
       “咚咚——”“文若,该交换工作了。”
       “……”荀彧终于受够了,走上前去打开门,荀攸和贾诩一同进来。
        “喏,这儿。”贾诩趁着翻包快速扫眼四周,果断发现那个带锁的房间。假意皱着眉头,“文若啊,和你商量一下。”
        “说。”
       “我和他吵架,目前不想看见他,能先住你这里吗?”
        “我这里没有空房。”
        “那里不是?”他指着那件房间。
        荀彧忽然抬头盯着他,明明是白天,贾诩却感觉浑身发冷。时间似乎禁止,每一秒就像一个世纪。
       “我带你去看,那儿只是一个杂物间。”不知为何,荀彧的话语总带着一股寒意,贾诩暂时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答应了。
       房门打开,那里的确有不少废物,能清晰地看见上面都落了一层薄灰,屋里散发着腐朽的气味。贾诩默默后退一步,讪笑着,“咳咳,文若,最近嗓子有些不舒服就不麻烦你了。”荀彧就看着他,贾诩忽然拉起荀攸跑开,“文若打扰了!”
        “不是!我——”
        荀彧关上门,靠在门上缓缓滑落在地,“时间啊,你不要过得那么快,慢点走,我怕来不及再见。你啊,也走慢点,都好好想想吧。”地毯上莫名有一处被打湿,然后被阳光一点点蒸干。
        ……
        几年过去,周围的人也没变什么样,他也没变,只是多了个翻记录的爱好。
       下班回家,照例打开手机找到那个ID,发现上面只剩下一句话:
        我发现你了!
        沉寂已久的心忽然重新跳动,呼吸变得急促,是他想到的那样吗?他!要回来了!然而,下一秒,那条消息消失了,准确的说,是那个ID也不见了。
       果然,还是想多了吧。
       他,大概不会回来了。
       荀彧抱着手机,一直盯着。不知怎么,就睡过去。醒来,他捏捏额头,忽然感觉不太对劲,昨晚……他应该是睡在客厅?忽感觉床有些凹陷,僵硬地扭过头。
        嗯,很好,果然是他。郭嘉悠悠醒来,揉着眼睛,“早啊,文若。”
        “嗯?不解释一下?”
        “世界那么大,可是没有你。看过那么多,最后发现,只有这里,才是我最后的归宿。”
        “想吃什么?”荀彧假装没听见扭过头穿衣服。郭嘉抱住他,在他耳边轻呼口气,“先吃文若,可?”
        “……你是认真的吗?放弃吧。”
        “我……”
        “奉孝,你攻不起来的。”
        “……”
         看过那么多,才发现,其实还是没有变啊,唯一变得,大概就是更爱你了。已经懂得,不是不爱,只是爱到最后已说不出口。



彩蛋:
①荀攸:为什么拉走我?
   贾诩:你特么没发现那屋子采光特好么?亏大了这回!

②曹操:奉孝你为什么捂着腰?
    郭嘉:【勉强笑】运动地太猛,扭到腰了

③荀攸:奉孝啊,你和小叔谁在上?
   郭嘉:当然是我啊,你看文若那副气质,天生的受啊!
    荀彧:【但笑不语】

   


       
       

群里的人都很友好的!欢迎加入
PS:禁抢皮!禁抢皮!禁抢皮!
开玩笑可以,少掐架
群主万年单身,偷偷帮他找个CP
另外,这里的人真的都很好的!
CP其实不限tag,然而他们就说了这么几个

记梗
邦→良
良→信
信→白,白→信
结局:未定,预计be
良:我啊,最爱的人就是重言,最好的朋友是阿季。我爱他,很庆幸他不爱我,愿他和太白幸福一生。我知道阿季他喜欢我,所以在他提出条件时就知道他已跌入深渊,反正注定没有完整的爱,那么陪陪他又何妨?
邦:我最爱的人就是子房,我知道他只把我当朋友,他喜欢韩信。可是啊,那又怎么样?反正,他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的,我们可是同类啊,我还是有机会的不是吗?亲爱的,我们一起入地狱如何?
信:我知道子房喜欢我,刘邦喜欢子房,这些关系真是十分讨厌。比较庆幸,我早早遇见小白,若没有他,我怕是也会与痛苦相伴。也很庆幸,他们都是很理智的人,可是,理智的背后是更加迷茫的疯狂。愿结局美好。
白:我知道子房喜欢重言,说不在意不可能,可是没办法对他横眉冷眼,他和刘邦都让我心酸,有时候看着他们什么都做不了。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将重言推开那里,然后默默助攻,希望在最后,不会有人受到太大的伤害。

子房与白:朋友
子房与邦:朋友(雾)
子房与亮:老妈子(bushi)
邦与良:恋人(雾)
邦与信:朋友
邦与白:恩人(雾)
邦与亮:恋人的后辈
信与良:朋友
信与邦:朋友
信与白:爱人
白与良:朋友
白与邦:助攻
白与信:爱人
亮与良:不省心的傻儿子
亮与邦:可以帮傻儿子的
亮与白:心灵导师(雾)


——————————
估计信白甜,邦良微虐?
良和邦的感情用【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这八个字就能形容,因为知道这种爱太过疯狂,所以良打一开始就不可能和信在一起,他算得上是明恋。也因为他有这种觉悟,所以信和白能在一起很开心,他们还会是朋友,结局最后也不会真的有人被伤的太狠。因为信有了爱人,不会在这个局里,所以良其实对未来的伴侣无所谓,如果有人能和他在一起,他会将那段感情变淡不少,也会尽到恋人的职责,所以后来良会和邦在一起。邦知道良会这样,他管不了太多,第一步只能是让人和自己有名分(bushi),然后再慢慢把人心栓自个身上。基于这种设定,结局不好说,感觉be更顺些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种,应该没有吧?梗先放着,希望能写好】

因为那是你

#策约约策无差#
#人物ooc#

         百里玄策躺在床上,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那不是真的,他们只是兄弟,他或许认错了人,我好像应该打一巴掌过去?他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已经快零点了吧,该睡了,明天再想算了。
        一夜好眠(划掉)——
        百里玄策揉着眼睛,他好像做梦了?好奇怪,刚刚是不是梦见了熟人?做了什么梦来着?总觉得很重要,好可惜,一点都记不起,什么都是模糊的。
        洗漱完毕,才发现家里很安静,他还没起吗?轻脚走进他的房间,除了他翻个身其他的都和昨晚相差无几。
        玄策眼尖地看见他一直皱着眉头,大抵是因为刺眼的阳光,走过帮他把窗帘拉上便看见他眉头舒展开来。是了,这人一直喜欢将窗帘拉开然后背对着窗户睡觉,昨晚只记得扶他上床,却忘了帮他拉上窗帘。
       思绪回到昨晚——
        百里守约拿着酒杯酒笑容满面:“来,玄策,为你考上重点大学干杯!”
        百里玄策瞟了他一眼,继续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玩手机,“啧,我不喝酒。”
        “那饮料?”
        “太腻。”
        “家里只有酒和饮料你自个选吧。”
        “那还是酒吧。”
        “……算了,干杯!在这个时刻,你说一个愿望,我会满足你!”
       “我不要吃菜。”
        “不行,你在长身体。”
        “……然而我都快和你一般高了。算了,那你不许和我抢零食。”
      “不可能。”
       “特么的,那大部分都是我买的!而且你是哥哥你不能让让你弟弟么?”
      “那你咋不说你是弟弟你要听哥哥的话?而且一般你要吃什么我都给你做了么。”
       “那你敢让我自个做饭吗?反正死不了。”
       “嗯,我怕炸厨房!”
       “woc你是亲的吗?”
      “不是,你是我捡的。”
      “敲你嘛!”
       “那不是你妈?”
       “我弄死你!”
      “我后天出差。我相信你能照顾好你自己。”
      “嗯?最好滚远点!喝你的酒去!”
       “嗯,玄策也喝。”百里守约笑眯眯地给他斟满,然后收获到一个白眼。百里玄策气呼呼地将酒一口闷,然后就一杯接一杯地喝。百里守约也不管他,自己慢悠悠地抱着酒杯细品。
        明明是庆功宴,只有两个人,并不热闹的样子,却没有一丝违和感。
        不知过了多久,当百里玄策抬头时,桌子上有不少空瓶子,百里守约斜坐在椅子上,晃晃悠悠地,脸很红,眼神迷离。确定完毕,这人已醉。百里玄策横抱起守约走向房间,因为自己喝了不少脚步有些飘,刚到门口便将身上的人扔向大床。那人闷哼了一声一声就不再动弹,“啧,喝不了那么多干嘛还要逞强。”房间渐渐弥漫的酒气令人作呕,实在不想待在这里。可是却不能不管他,只好开窗再打盆水给他梳洗一番。
       床上的人儿似乎已经睡熟,由着他的动作。他的衣衫慢慢被褪尽,白皙的皮肤渐渐显露,玄策饶有兴趣地捏捏他胸前的红点,莫名想起还小的时候,他还没戒奶,似乎……吸过他的?妈耶,真是段可怕的记忆!百里玄策甩甩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下来,然后专心地给他擦身。
         正巧,从窗外吹来几缕清风,人儿猛的打了个喷嚏,百里玄策顿时僵住了。过了一会,发现人没再有什么动作,就继续给他擦洗。“你……别走……我错了!”“什么?发烧了?”感觉到体温正常,给他盖上被子,倾身细听,“没了?看来是梦话。”正欲离开,那人却突然抱住他,然后吻上去,位置正好在后颈出。百里玄策地脑海一片空白,还未反应过来,那人又滑下去了。
        “……”给他盖好被子,然后冲进浴室。我要清醒清醒!
        ——
       待回忆结束,百里玄策才发现自己的手正放在他哥哥的脸上,触电了似的抽回。百里守约正好悠悠醒来,“哟,你在这干嘛呢?翻零食?”
       百里玄策瞬间不想别的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怼死他!怼死他!怼死他!
        “呵呵,你想多了,来看你死了没有!”
        “啧,还是这么不客气啊。”
        “那你想咋滴?”
        “喊我声哥哥?好久没听你叫过了。”
        “翻滚吧牛宝宝!”
        “唉,吾弟叛逆伤透吾心。”
        “你够了!”
        恭喜百里守约获得亲爱的弟弟的白眼X2。
        看着百里玄策离开,百里守约依旧笑眯眯的,只是笑容里似乎多了些什么,“看来还是有机会的,起码没有抗拒嘛,我很高兴,你没喊我哥哥。”
        “我会等着你的,不过时间可不要太长啊!”

【王者荣耀同人/多CP】日常向 上

#人物ooc#
CP:邦良/吕蝉,微信白/云亮/虎离,邦信友情向

虽然是日常向,但感觉更像神经病日常
大部分为亲身经历,小部分拿语C群里的混过😂
——————————————————————


①关于孤独
刘邦:良良~
张良:……
刘邦:QAQ良良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
张良:……就你一个没交作业

②关于改变
庄周:从今天起,我就不会再刀子嘴豆腐心了!
孙膑:老师,那么你是要变成刀子心豆腐嘴吗?

③关于惊喜
【李白恰巧路过】
李白:噗哈哈哈哈
庄周:……我来上课的时候看见韩将军了,他去找三国无双剧组的令君
李白:???
庄周:我听见他说要给你一个惊喜
李白:woc不会变成惊吓吧?
庄周:你放心,只是给你做顿饭
李白:应该不会死——等会?!!你说他去找谁?!!
庄周:【慢悠悠】令君啊
李白:卧槽!!!!!!!!!
【眼前一阵灰尘飞起】
庄周:【抬手远视】啧,跑的真快,希望韩将军他没变色

④关于控诉
妲己:今天我收到封匿名信,给你们瞅瞅——
【    我要控诉一个人!他是我的好基友,他今天发糖,给我颗原谅色的也就算了,可TM吃下去之后又酸又涩!不过还能忍忍,然后那混蛋居然还突然跑过来拍了我一下!我特么差点被噎死!幸好子房及时给我递了杯水。我告诉他这事,他居然一脸疑惑地说那糖是甜的?!!】

⑤关于礼貌
公孙离:阿虎你今天怎么一直不说话?
裴擒虎:……这是有原因的。今天学校不是说要讲礼貌吗?说见到老师要问好
裴擒虎:我去交作业的时候,出来碰见个老师,我就跟他说“老师好”
公孙离:这没问题啊
裴擒虎:关键是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啊!他一直盯着我,TM差点被吓死!
公孙离:……你够了
裴擒虎:???不是说好要讲礼貌的吗?

⑥关于失败
张良:西汉吃枣药丸,或许该考虑跳槽了
周瑜:子房你要来我典韦吗?
周瑜:不是,是东吴,有点紧张
张良:……不了,谢谢
诸葛亮:前辈要来季汉做客吗?
张良:谢了,到时会来的
周瑜:……孔明你要来做客吗?我弹琴给你听啊
诸葛亮:……不必了,谢过公瑾
周瑜:……
安琪拉:嘟嘟日常拐人(1/1)
             结果:失败

⑦关于数字
诸葛亮:为了加快速度,先做第10到第22题
……
诸葛亮:对了,第13题是不是重了?那就删了吧,正好12题
诸葛亮:不是吗?就像1到10也不是只有10个数的
李白:【掰着手指头一脸懵】excuse  me?不是本来就12道吗?不是10个数吗?

⑧关于文盲
刘邦:良良~
张良:……又想干嘛?
刘邦:咳咳,我忘记要邀请谁了
张良:【递过手中的红本本】喏,都在这
……
刘邦: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居然有人叫苟贱?!!!!!
张良:【拿过本子】嗯?
张良:……那两个字念“荀(xun)彧(yu)”

⑨关于敷衍
貂蝉:我最爱的人就是奉先大人了!
吕布:【皱着眉】蝉儿,这次为什么不说三次?难道你……
貂蝉:……我最爱的人就是奉先大人了
貂蝉:……我最爱的人就是奉先大人了
貂蝉:……我最爱的人就是奉先大人了

⑩关于扣工资
武则天:狄仁杰我要扣你工资!
李元芳:hhh终于看见狄大人被扣工资了
庄周:小耗子,狄大人没工资你也没有
李元芳:٩(º﹃º٩)不要啊!
武则天:放心吧,元芳,我把狄仁杰的工资给你
李元芳:谢谢陛下(❀ฺ´∀`❀ฺ)ノ
狄仁杰:……

11.关于教坏君主
张良:【吸烟烟    jpg.】
韩信:军师你怎么抽烟了?
张良:其实我不喜欢抽烟的
韩信:那怎么……
刘邦:良良别抽烟,对身体不好,而且烟味不好闻
韩信:君主你不来一根?
刘邦:不了,我不喜欢烟味
张良:……为了教坏君主
刘邦::-D那成功了吗?
张良:……头一次见到这么正经的君主

12.关于师兄师弟
诸葛亮:为了更好的学习,我打算分组进行,然后和其他科老师商量了下……
诸葛亮:学习最好的叫大师兄,次之的叫二师兄,再次点的
李白:沙师弟!
韩信:小白!
李白:???
韩信:白龙马~
刘邦:蹄朝西~
赵云:驮着唐玄奘~
诸葛亮:……
赵云:【眨眼睛】咳咳,亮亮,不自觉就唱出来了
诸葛亮:……

13.关于光明
韩信:刘邦你怎么了?
韩信:不是,你的眼睛……
刘邦:韩卿……你帮我把良良找来可以吗?
不然……我这有些东西要给你看看
韩信:……他在门外
刘邦:良良~
张良:我在
刘邦:良良,现在我的世界一片黑暗,那里没有光
张良:君主……
刘邦:【突然握住张良的手】那里,只有你!
张良:……君主您能先把您眼睛前面的黑布揭开吗?

遗忘

无聊产物
#人物ooc#
私心药鱼
OK?
OK!
————————开始

他离开了,心里好难受。
可是,他是谁?

记不得他的容貌,记不得他的声音。
身边找不到他的一切踪迹。
明明记得我们在同居啊?

朋友父母邻居都不记得他,
只有我记得他。
仿佛他从没有存在,
不,只活在我的记忆里。

我记得我很爱他,
可是现在只记得他是个男人,
似乎比我高一些,
似乎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但却渗入呼吸,
我几乎忘了一个人要怎么生活。

以为心脏不会再跳动,
然而它还好好的;
以为会受不了,
然而除了难受就没有别的了。

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吗?
有!
那么我爱她吗?
爱!
可是他是谁?

似乎离开他后,
就再也没有做过梦,
是不是我忘了?
当醒来后,
早已记不得睡着时是什么样子。
是不是我梦见过他,
可是我忘了?

那么,你是谁?
不期盼你回来,
只告诉我你见过我好不好?

说了那么多,
怎么越来越乱了?
我是谁?
我有朋友吗?
我有邻居吗?
我有父母吗?
我有家吗?
我还活着吗?
似乎,
我只有一个爱人。

这里好黑,
可是我不害怕,
但是啊,
为什么我触碰不到一切呢?

好像记得有人说我思故我在,
可是我会思考,
我怎么感觉不到一切?

你是谁?
是来接我的吗?
可是我还是碰不到你,
我忘了,
我……
还在吗?

算是一个CP汇总?

喜欢的CP
三国:双荀>郭荀>曹郭>贾荀>曹荀
           惇曹=曹孙刘=曹郭=瓒虞>曹荀
          吕陈>吕蝉=玲蝉
          马赵=姜钟>云亮
          策瑜>瑜乔=策乔
          玄亮=云亮=权逊
王者荣耀:邦良=药鱼>
信白=云亮=狄芳=百里骨科>
双兰 =双冰=瑜乔=策乔>
戬吒>
酒鱼=信庄=信良=军师组

Q1:本命是
答: 荀彧

Q2:为什么是他/她
答:喜欢他的复杂(?),#笑#其实本人也不清楚

Q3:因为什么认识他
答:一集动画(口水三国荀彧篇)

Q4:怎么发展成本命的
答:那集动画后,莫名其妙的粉上他,明明前面的几篇也很感人,但是看到他,心里就有个声音,告诉我就是他,那个人就是他

Q5:喜欢的角色
荀彧*张良*庄周(周瑜)

Q6:喜欢的原因
答:大概都是军师?庄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他,或许是因为他的孤寂(?),先前很喜欢逍遥游,后来才发现那是他写的,好感大幅度上升;
后来在喜欢他们时发现,荀令君和留侯真的很像,只不过留侯最后选择了刘邦,荀令君选择了“自己”,以前在一位太太的文里看见,说下大意:曹操夸荀彧是他的张良,荀彧没有做声,好多年后,当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文若也离开了,他突然想起,张留侯是汉臣,荀彧也是汉臣
         总觉得如果他们二人能相见,或许文若不会“以忧薨”
        都督也不清楚怎么喜欢上他的,一开始的影响大概是三国演义里的那样,后来表妹给我说了一篇关于王者荣耀的雷文,真的快崩溃了,大小乔、王昭君蔡文姬什么的都和周瑜李白还有别人有关系,听着真的好想弄死所有人,觉得每个都好贱,就赶紧给表妹搜他们的历史,然后在过程中发现,都督他其实很好,比起诸葛亮一点也不差,后来又逐渐了解到,三国演义实际上是尊刘贬曹,周瑜的一些功绩都被挪到诸葛亮身上了,他算是一个很完美的人

Q7:第一对喜欢的blCP
答:狄芳(王者荣耀)

Q8:是什么原因
答:一组漫画,大致是狄仁杰告诉元芳他有喜欢的人,可是不知道那个人是否喜欢他,元芳说喜欢就去告白,狄仁杰说如果不成功就扣他工资,小耗子这个时候很委屈,喜欢的人要去告白就够糟了,然后那个人还有可能扣他工资,狄仁杰之后就向元芳告白了,元芳很高兴
大概就是这样,然后一次无聊去百度,发现了一个贴吧,自此就萌上了他们

Q9:现在是主CPor还喜欢他们吗
答:刚开始的确是主CP,后来在追他们的过程中萌上了别的CP,他们就变成了副的,不过还喜欢

Q10:本命CP是怎么来的
答:关于鹊,最开始的印象还是一组漫画,但不是药鱼,记不得另一个是谁,但应该是李白,按性格应该是这样,那时候本人还是直的,对于gay不排斥但也不喜欢,只是以为扁鹊就是那个人的媳妇,,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同人,然后因为狄芳下了贴吧,因为贴吧萌上白宋白和百里骨科和药鱼,然后因为白宋白下载了LOFTER,但还不会用,等会用了就开始搜他们,最后药鱼和邦良成为本命,顺序应该是先药鱼后邦良,中间也有别的CP成为本命,但最后定下的只有他们
         文若是因为策瑜文,那篇应该是别人推荐的,也是看的第一篇三国同人文,在里面看见了荀彧的名字,只有名字,甚至文若还没有正式出场,就关注了那位太太,后来也没后悔,如果不是那位太太,可能对文若或许只是一个纸片人,后来查文的时候突然想起,为什么不试试“荀彧”?然后就去找了,所幸那时候弯的差不多了,才没有不堪入目的感觉,也不算吧,后来发现了曹荀,郭荀,双荀很偶然才发现的,然后它很快成为本命,或许是因为萌过百里骨科吧,再后来,就有了上述排名
       排个吕陈,因为他离本命也不远了,喜欢这对CP也是因为双荀,发现了bug太太,然后开始追他的文,在这个过程中喜欢上了吕陈,但是从发现太太到追他的吕陈文,这中间其实有个很大的间隔,因为刚开始还是认为吕布是貂蝉的,所以不是太喜欢这对,一般都是直接过的,后来想重温双荀,又找到了这篇文,这时候对那些三国CP已经是比较迷的,毕竟玄亮策瑜CP都接受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就开始看吕陈文,发现他们这对也不错,陈宫的画风一言难尽,吕布的画风和吕蝉的画风完全不同,一个比较霸道但是对于认同的人无条件信任一个情商低但是对蝉妹一往情深,发现他们也不错啊,就这么追下去,直到现在

Q11:看同人不会和“现实”有冲突么
答:有时候会有,但多数情况下还是能分清,而且同人对我来说不是一点用也没有的,因为像三国演义之类的,有些看不下去,同人虽然是多次创作,但有的还是有“历史”的影子,虽然有的很少,但至少能了解到一些雏形,如果想多了解,就只能去看三国志之类的资料

PS:四大名著考试时会考到
        可能还会添吧

为什么要活着 下

#人物ooc#
#大部分是王者荣耀人物#
CP:信白/药鱼/狄芳/策约/邦良/云亮/曹郭/双荀/吕陈/师昭/白嬴/水果组/明奕/瑜乔/离轲/双兰/备香/亚安/项虞/尊霞/武芈/双冰/玲蝉

前文:

 

——————————————————————
白诺:【翻白眼】尼雨那家伙HP-∞,被抬走了,下半场我来

【信白】
韩信:我如果不在了那家伙会哭的
李白:不,我会喝酒庆祝
韩信:是啊,所以我决定要一直活着抢他野
李白:呵呵,谁给你的自信,梁静茹吗?
白诺:【擦冷汗】所以话题是怎么转的?

【药鱼】
扁鹊:【炼药中】你觉得我现在是活人吗?
白诺:【嘴角抽搐】活着有很多层意思,不单指肉体
扁鹊:噢,制作更多神奇的药,顺便防止韩信偷鲲,帮助子休保护稷下

【狄芳】
狄仁杰:维护长安城的和平,帮女帝除去一些渣滓……
白诺:就这些吗?元芳呢?
狄仁杰:即使我不在,有女帝照看,他也不会过得太糟
李元芳:可我只想做狄大人的下属,对了狄大人,可以让我在有生之年拿到一次完整的工资吗?(✪ω✪)
狄仁杰:【摸摸李元芳的耳朵】等你什么时候不犯错就可以
李元芳:Σ(ŎдŎ|||)ノノ

【策约】
百里玄策:和木兰哥他们一起守卫长城,和铠抢哥哥的饭,和哥哥在一起
白诺:看起来很简单
花木兰:实际上除了第二个,其他的都很困难

【邦良】
刘邦:守着良良,让良良不被抢走,也让良良不离开
白诺:其实子房已经离不开你了
刘邦:听说过吗?没有撬不动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白诺:emmm,谁?
刘邦:诸葛亮,萧何,陈平
白诺:前一个不是有子龙了吗?后两个……
诸葛亮:【乱入】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落
刘邦:你确定这里没有何良CP、平良CP?
白诺:~_~

【云亮】
赵云:练兵,保卫季汉,和亮亮在一起,防止别人撬墙角,找找提高情商的办法
白诺:我不记得你情商不低吗?
赵云:不好意思,这里我是口三画风
白诺:主公要不要我帮你杀了她!子龙你什么星座啊!怎么这么冷血!
赵云:……

【曹郭】
曹操:看着奉孝,免得他又调戏别人,活着喝酒
白诺:不称公了?
曹操:我看见文若提着刀来了Σ(ŎдŎ|||)ノノ
郭嘉:我留下挡住文若,主公你快走!
曹操:TMD你跟我一块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郭嘉:咳咳,我只是喜欢美人而已
曹操:TMD快跑,公达也提着刀过来了!
【二人瞬间离开】
白诺:是该说他们越来越有夫妻相了,还是该说他们不当夫妻可惜了?

【双荀】
荀攸:和小叔在一起,提防主公和郭奉孝
白诺:防火防盗防曹郭?
荀攸:嗯,顺便让小叔不要再取些乱码
荀恽:……
荀俣:……
荀诜:……
荀顗:……
白诺:xun   hui,xun  wu,xun   xi, xun  dou?
荀攸:……全错
郭嘉:这就是过年的时候我不喜欢到文若他们家的原因

【吕布】
吕布:本大爷天下无敌,怎么可能会再败于他手!而且老子还要防些狼崽子
白诺:那你的计划里没有陈宫吗?
吕布:【瞟陈宫一眼】他敢跑试试,看本大爷不打断他的腿
陈宫:ε=ε=ε=┌┤*´д`├┘
吕布:ヽ( ̄︿ ̄ )—C<(/;◇;)/拖走
白诺:让我们为陈宫默哀一秒,好,下一对

【师昭】
司马师:还有那么多包子等着我
白诺:……子元啊,问你个问题,包子和子上,谁重要?
司马师:子上
白诺:为什……好吧我懂了

【白嬴】
白起:我要帮阿政打天下,监督阿政,让他不要再熬夜了,保护阿政
刘邦:(˘•ω•˘)如果子房也这样就好了
白起:……张良在你身后
刘邦:啊,良良我这就去改奏折
嬴政:啧,跑的真快。怪物,除了熬夜这条不行,其他的都没问题,朕不久就能迎你为后
白起:可……
嬴政:那些老家伙我来搞定
白诺:有时候我真觉得你俩的攻受是反的

【水果组】
橘右京:撑场子,陪菠萝
白诺:真简洁啊

【明奕】
明世隐:守卫长安,等奕星从小黑屋出来
白诺:就这?
明世隐:不然?其他的就算有那也得他出来才行啊,我每天光狗粮就吃饱了
奕星:师父,我也很绝望啊

【瑜乔】
周瑜:帮伯符和仲谋守住孙吴,守护小乔
白诺:还有吗?
周瑜:如果可以我想洗白,本都督才不是那等气量狭隘之人
小乔:对啊,那些明明只是杜撰,委屈嘟嘟了
白诺:这倒不错,都督认真说起来是不比诸葛亮差

【离珂】
高渐离:成功刺杀狗皇帝,每天为阿珂唱歌
阿珂:前面那个可以有,后面那个就算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高渐离:我的歌唱的其实不错的,可是我更擅长击筑,天美粑粑却给我把吉他,术业有专攻,音乐也分种类嘛QAQ
阿珂:但这不是你兴起就要唱歌的原因
高渐离:QAQ

【双兰】
花木兰:当然是为了保卫长城,还有撩小姐姐,和铠抢饭,欺负高长恭
白诺:……木兰啊,其实我想问个问题,你和高长恭的答题顺序没错吗?
花木兰:【胸脯拍的啪啪响】没错啊
兰陵王:……
白诺:高长恭你……
兰陵王:当时就这一个条件
白诺:【同情】难怪你能攻下她
兰陵王:……

【备香】
刘备:看着小亮亮和子龙、二弟三弟他们,保护香香
白诺:因为曹老板?还有,大宝备你确定尚香她需要你的保护?
刘备:【笑眯眯】怎么不会呢?

【项虞】
项羽:这世不想让虞妹跟着我受苦,而且不能弄死刘邦,但可以悄悄给他下绊子
虞姬:有大王在,妾身怎么会受苦?

【亚安】
亚瑟:寻找圣剑的奥义
白诺:隐藏台词?
亚瑟:少让安安画本子
白诺:……其实想问下,安琪拉她画的到底是什么本子?R18?
亚瑟:……性转
白诺:兄弟你辛苦了

【尊霞】
至尊宝:放心吧紫霞,我一定努力攻克大舅子,早早娶到你
白诺:这算是立flag吗?
铠:呵呵,老子一定不会让你得逞
花木兰:高长恭,一起上!
紫霞:至尊宝你一边去,哥你不想活了!
【画面很血腥,请勿观看】
白诺:你真不去?
至尊宝:如果大舅子被我伤了,他会借机让紫霞跟我拼命

【武芈】
武则天:阿月你再等等,我一定早日搞定狄仁杰!
白诺:狄大人,不是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吗?
狄仁杰:这你要去问明世隐,他说女帝她俩的卦象不稳
【某处的明世隐:阿嚏!估计暴露了,幸好我逃了】
芈月:╯^╰阿政咱走
武则天:阿月别走QAQ
狄仁杰:陛下您欧欧西了
武则天:狄仁杰你闭嘴,老娘媳妇都没了还要人设干嘛!
白起:阿政,我刚看见明世隐向那边过去了
明世隐:阿嚏!
狄仁杰:明世隐你走好

【双冰】
王昭君:阿宓你放心,有我在谁敢欺负你!所以可以不提那货吗?
郭嘉:老曹你儿子绿了
曹操:不,子桓和子建在一起了
甄姬:郭乌鸦你说错了哦,这儿没有曹呸,而且我自始至终都是和阿嫱在一起
曹丕:别恶搞我名字谢谢

【玲蝉】
吕玲绮:【接过老婆饼】身为鬼将之女,自然是要继承父业,顺便兼职调和爹爹跟小妈的感情,以及让爹爹松口
貂蝉:࿋.(〃▽〃)σ吃了你就是我老婆
吕玲绮:嗯?
貂蝉:我是你老婆
吕布:有区别吗?
陈宫:阿琦可以不喊我小妈吗?听着胃疼
吕玲绮:我乐意
陈宫:你以为我……不敢给你糖吗?【掏出奶糖】
白诺:食物链最低端视觉
吕布:这不是事实吗?
吕玲绮:这就是你只有男朋友(bushi)的原因

白诺:话说,我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诸葛亮:子龙,你要做我的男人吗?
赵云:咳,我愿意
小乔:嘟嘟,这算是表白吗?
周瑜:以他的性子能说出这话就不容易
李白:明世隐呢?
韩信:跑路中
刘邦:其实我感觉一些人有CP真是不可思议
张良:你怎么在这?
刘邦:溜了溜了
白诺:嗯,铠呢?
花木兰:他已经同意了,目前他在养伤
众人:木兰姐/哥威武
【尼雨:为嘛我觉得偏题了?】

【白诺:才发现?】